外埠法制信息
权力清单制度建设的“浙江样本”

作者:记者陈东…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点击数:6806    更新时间:2014/6/18【字体:

  这是一次自我削权、自我瘦身、克难攻坚、先行先试的改革实验。
  历经半年改革,历经清权、减权、制权三个环节,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今天公布了最新统计结果:列入清理范围的57家省级部门“一报”共梳理出行政权力12333项,经过三个阶段的审核、清理,拟取消行政权力657项、转移83项、不列入权力清单7295项(主要包括宏观管理和政府内部管理事项),除了部分清理后不存在外部行政权力的部门外,拟公布权力清单的41家部门保留行政权力4298项(含属地管理和委托下放的行政权力)。保留的行政权力数与“一报”时1.23万项相比,共减少8035项,精简比例达65.15%。此外,省级部门还将以“共性行政权力清单”的形式公布8项共性行政权力。 
  浙江省省长李强介绍,坚持政府自身改革先行、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不断激发市场主体的创业激情与创新活力,是浙江一以贯之的自觉追求。大幅度裁减省政府部门行政职权,建立起权力清单制度,就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晒在太阳照耀下。通过建设“四张清单一张网”,浙江省要努力形成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行政权力运行体系,再造改革新优势,激发改革新活力。


【清权】

三轮瘦身摸清底数

  浙江从一个资源小省发展成为经济大省,优势始终在市场、在民间,这背后,则是浙江历届省委、省政府面对市场时始终秉持的自律与自警,是对健全行政权力运行机制的执着探索。1999年7月,浙江启动省级政府部门审批制度改革试点;1999年9月,上虞成立全国第一家行政服务中心;2002年12月,温州启动政府效能革命;2008年7月,富阳开展以“清权、减权、制权”为核心内容的权力革命。
  权力清单制度建设是这种探索改革的延续和深化。
  2013年春天,本届浙江省政府组建后,把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作为第一件大事来抓,明确提出,要“全力打造行政审批速度最快的省份”。
  推行权力清单制度,厘清行政权力边界,正是实现制度管权的有效抓手。
  省级部门到底有多少权力?以往很少有人能讲清楚。因为家底不清、责任不明,一些部门面对责任“绕道走”、“踢皮球”、面对好处则“抢蛋糕”;一些部门则作风拖拉、办事拖沓,老百姓对此意见很大。
  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摸清底数是第一步,2013年11月,浙江省编制委下发通知,正式启动省政府部门职权清理工作。一个月后,省级部门报送了“一报”材料,各部门共清理出职权1.23万项。
  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鞠建林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在全面梳理职权过程中,浙江省坚持简政放权这一主线,实施“三报三审三回”工作流程。如“二审”意见出来后,省编办将二审形成的初步权力清单交给省法制办,由他们组织专家进行合法性审查。
  在省司法厅的“三报”行政权力清单上,记者看到,共列有5项整合取消项目,其中基层法律服务机构变更、注销登记属于本轮的取消项目,因为《基层法律服务管理所管理办法》已明确由设区市承担,无需再由省级部门负责。
  “清理权力事项并非只是数字的变化。通过三轮上报审核反馈,我们不仅发现了问题,还努力解决问题,为改革营造了更好的环境。”省编办行政体制改革处处长杨兆飞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自开展权力清单制度建设以来,省编办与浙江大学联合主办了七期公共政策沙龙,就政府行政权力清理、权力优化配置等主题展开专题探讨,为民主科学决策提供理论支持。


【减权】

简政放权提速增效

  哪些可以取消?哪些可以下放给下级政府?哪些可以交给事业单位?哪些可以转移给社会组织?在行政权力的梳理过程中,浙江省政府有关部门依据职权法定原则,自我革命、自我瘦身,大力推行简政放权改革。
  袁国文是干览镇龙潭社区朝阳村村民,时隔20余年,他们一家三代又搬进了新楼房,一幢在原址上翻建的复合式小洋楼。
  “以前到镇政府办事,我得一趟趟地跑,一个个地求人。现在,却变成镇里催我去办,真稀奇。”老袁向《法制日报》记者解释说,去年,为了办本《农村私人建房批准书》,东奔西跑,费了很大的劲。没想到今年只要把材料交给镇政府,剩下的事,政府全给办了。
  “不催他不行啊,我们只有40个工作日的审批时限。”舟山市定海区干览镇城建办工作人员周立说,按照新规定,如果超出审批时限,延误办理了,要受处分的。
  周立手中的农村私人建房审批权,源于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的下放。在清理行政职权过程中,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把农村私人建房审批权等权力彻底下放,代之以建立起“村级审查、乡镇审批、县管转用、市批核销、省厅督查”五级审批负责制度,实行扁平化、属地化管理。
  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陈铁雄介绍,省国土资源厅共梳理出258项国土资源权力事项,目前,已向市、县下放了行政审批事项10项,取消行政审批权力7项,还将农转用、土地征收、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等审批事项下放给海宁市、绍兴市柯桥区、舟山市、嘉善县、德清县等市县进行试点。在全国,唯独浙江省下放这三项重要的审批权限,极大提高了审批效率。
  说起自己办生产许可证的经历,衢州南核公司经理张国英感慨颇多:“过去,办张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都要去省城杭州。衢州、杭州相隔三四百公里,从递交申请到资料整改,两个多月,得跑五六趟杭州,费时间,费财力,费精力。”
  自从省级发证权限下放后,张国英最近这次换证,从递交申请到最后领到生产许可证,都在衢州本地办理,而且只用了15个工作日就搞定了。
  开展权力清单制度建设以来,浙江省质监局自我削权,将22项行政审批事项,从受理、审查、批准、制发证书等所有环节,全部彻底、干净地下放给基层,从执行层面上做到了“零许可”。 
  浙江省工商局下放了40%行政审批事项,全省县级以上工商部门审批业务全部实现一个窗口统一受理,其中一半地区实现并联审批和多证联办,激发了市场创新活力,今年以来,新申办的企业数呈“井喷式”增长。义乌市一家保安服务公司刚办出筹建登记营业执照,在窗口,公司负责人王嘉宇兴奋地告诉记者,“有了这东西,我们马上就好开展前期筹备了。”
  省公安厅将超过一半以上的行政许可事项下放到市级公安机关,便利群众就近办理。3月,嘉兴在全国率先试点实施“市县出入境审批权限一体化改革”工作,平湖市还受公安部委托受理签发外国人签证证件,出入境业务已真正实现“县市同权”,一般出国境证件申请,比过去提速三分之一,境外人员签证申请平湖一站式就能办妥,再也不用平湖嘉兴两级跑。
  因公司在欧洲有一笔重要业务急需处理,前不久,嘉兴某服装公司的意大利籍员工申请居留证件换发,按过去的进度,办妥证件至少要15个工作日,看他十万火急,受理民警了解获知后,马上启动急事急办程序,通过电子邮件、机票等相关事实,确认其情况属实,出入境大队在短短3天内就办妥了居留证件。


【制权】

阳光运行全程监督

  公开权力清单,就是把家底晒出来,在阳光下运行,不仅方便群众办事,还要接受社会的全程监督。 
  吴婷婷要从嘉兴调动到杭州工作,为了社保关系转移问题,上网一查,一张办理流程图让她轻松搞定。
  打开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阳光政务”平台,可以看到,从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到工伤费用报销、公务员考试,244项行政权力和服务事项全部在网上公开,办事流程图和联系电话赫然在列,要带什么材料、多少时间办成,一目了然。
  在这网站上,输进密码,还能马上查到受理时间、申报名称、受理部门、办理状态等信息。浙江省烟草公司杭州市公司提交一项申请后,6月9日当天,劳动关系处就办结了关于省部属单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或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
  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夏春胜向记者介绍,除5项涉密事项外,目前,该厅的所有权力与服务事项全部在网上公开,还将上千万册宣传资料免费发放到企业、社区、楼道。
  虽然吴顺江是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但他和所有工作人员一样,每天必须填写考勤日记,每位工作人员都有权对他的“勤”与“绩”进行评价。
  目前,浙江省绝大多数行政机关都已建立起电子监察平台,数据同步生成。网上办事结束后,每位办事群众都有权进行满意度评价。监察部门只要在办公室点点鼠标,就能清楚地了解到省、市、县三级所有部门的办事状况。

本报杭州6月11日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